浮世绘巨匠笔下的日本风情

浮世绘巨匠笔下的日本风情
《富岳三十六景》是日本江户年代的浮世绘大师、19世纪的出色画家之一葛饰北斋的代表画集,其间,《神奈川冲浪里》已成为日本美术的标志性著作。该书从国际藏品中遴选画质上乘的富岳三十六景范本编纂成册,完好录入表富士36幅著作及里富士10幅著作,合计46幅,此外还录入12幅宝贵的原画校合折。为最大极限地展示原作的线条,该书选用挨近原画巨细的大开本,并配有日本文明学者姜建强的说明,力求全面展示江户年代风情及北斋共同的艺术国际与高明笔法。凯风快晴巴黎吉美美术馆凯风,即南风。初夏之际的南风,熏醉着贩子万物。终年积雪的富士山,即使初夏南风吹拂,即使万丈霞光照射,山巅依旧是积雪的白。随山巅而下的数条山肌壁沟也仍然袒露着至死不悟的白。左下角大片的山体植被,黑漆漆地泛着绿色,似乎在讲述着这座灵山的奥秘。令人联想到富士山脚下的自杀森林青木原树海。是富士的赤红,使人发生癫狂?使人发生神往的激动?美的极致需要死来相伴。这是否便是北斋这幅赤富士的最大亮点?看透了人生的北斋,在70岁的前半,交出了这幅浮世绘之王。神奈川冲浪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有时候,人需要在动与静、近与远的透视中,悲叹有限的人生,敬慕无限的永久。雪白的浪花、湛蓝的波谷,明灭于众多的大海上。天然之理,人间之理,美学之理,最终都收纳于一个不规则、不均衡,被梵高称为鹫爪的波涛之中。大风大浪激起的飞沫,欲吞噬整个国际。看似难以想象,但北斋仍是使用直线和弧线的魅力,提醒出国际是由张力体系所构成的这一理念。这幅画不只成为了浮世绘的代表作,也成为了日本美术的标志性符号。更为重要的是,它张扬了一种不平的精力:滔天的巨浪,顺势翻腾的小舟。小舟看似有被大浪吞噬的风险,但另一个大浪又将它托上了浪尖。而远处白雪皑皑的富士山,则静立在波涛弧形运动的远方,带着老翁的浅笑,注视着未来。本所立川火奴鲁鲁美术馆这幅画最大的亮点是什么?除了直线仍是直线。通过处理的冲天竖起的木材是直线,斜倚于木框边际的木材是直线,高高的用短木堆积而成的方阵是直线,工匠的木锯是直线,湖心停靠的半截小舟用直线勾画,远处村落院子的木栅门是直线,掩隐在绿树丛中的房顶是三角直线,横在木材堆上的四根细木条是直线,而在木材丛林中显露的富士山,也是三角直线。一根尖细的木材,正好将三角富士一分为二。整个图画中没有呈现曲线,满目的直线,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,也体现了北斋多变的构思与画风。尾州不贰见原长野日本浮世绘博物馆瞭望富士,在日本是一种文明。由此还生出一个专有名词富士见。在日本,许多当地都能看到富士山,因而许多当地都有富士见町,但在名古屋却看不到富士。北斋的这幅画,奇就奇在不只在名古屋看到了富士山,并且仍是从圆桶里看到的。这就留下一个谜。北斋为什么要创造在名古屋见到富士的浮世绘呢?一个说法是北斋将南阿尔卑斯山脉误认作富士山了,由于从形状上看这两座山很类似。但是,虽然画面中呈现的并非真富士,但一点点不减这幅画的价值。照日本的说法,北斋画出了幻之浮世绘。